<pre id="dbbf9"><pre id="dbbf9"></pre></pre>

        <track id="dbbf9"><ruby id="dbbf9"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<pre id="dbbf9"><del id="dbbf9"><mark id="dbbf9"></mark></del></pre><track id="dbbf9"></track>

            言情小說筆趣閣 > 飛劍問道 > 第二十三篇 第十九章 新的三界(大結局)

            第二十三篇 第十九章 新的三界(大結局)

              和祝融、燭龍他們相比,血海老祖的境界更低,招數更粗糙,不過他的厲害之處在于……黑暗魔淵之力無窮無盡!不怕消耗!不過總的來說,對秦云的威脅還不及祝融、燭龍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“受死!”秦云燃燒著元神法力,怒喝著。

              在他控制下,那凝聚形成上萬柄飛劍盡皆爆發出恐怖威勢,撕裂長空,飛行間就自然將那些黑暗魔淵之力給阻擋住。并且上萬飛劍構成了巨大的橢圓形球體形狀,波旬他們十九位大道圓滿們盡皆被籠罩在這橢圓形球體中。

              咻咻咻!!!

              上萬飛劍構成種種劍陣,絞殺著這群古老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,快逃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快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些古老存在們都驚恐萬分。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化作一道火焰流光速度極快,只顧自己逃命。而燭龍一邊釋放著領域影響著四面八方盡力削弱劍陣威,一邊也是游動飛遁,他身體表面有陰陽神光環繞,周圍時空都發生變化,秦云的那一柄柄飛劍每次都是從他身邊飛過,總是差一點,似乎準頭上總是差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空間在燭龍這里,發生了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倆一個快,一個詭異。

              波旬相對就弱了,只能將七情六欲分身收回真身體內,近身一次次劈開那一柄柄飛劍。七情六欲分身和真身匯聚一體,才是波旬近戰最強大之時。不過以他的性子……不到絕境,是不會讓真身去近戰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祝融,救救我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波旬,幫我們一把。”可另外十六位大道圓滿們實力相對就弱了,其中感覺到死亡威脅的,更是焦急求救。

              可此刻各自逃命,誰又會來幫他們?

              秦云雖然是上萬柄飛劍籠罩這一群古老存在,可對祝融他們暫且盡量阻撓,令他們飛行遁逃速度慢上許多。更多力量是要先對付那十六位大道圓滿!那十六位實力更弱,對付起來更快。

              “咻咻咻。”上萬柄飛劍,足足有三千柄飛劍盡皆圍攻向一名混沌三兇之一的‘渾敦’,還有三千柄飛劍是圍攻向那名青發壯漢。至于剩下的飛劍主要是阻撓一眾存在們。

              先選渾敦、青發壯漢。

              一是這兩位罪孽深重,二是他們沒有分身!保命本事相對而言較弱。

              “秦劍仙,我愿投降,愿投降。”渾敦見狀,連驚恐透過因果傳音,同時一條鎖鏈飛出環繞左右,竭力抵擋那一柄柄飛劍。

              可洶涌的三千柄飛劍一起殺來,渾敦勉強抵擋數百柄飛劍,他的鎖鏈便被拋飛到一旁,再也擋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怎么這么強?”渾敦絕望了。

              即便是上萬飛劍中的‘三千柄飛劍’,在秦云燃燒元神法力催發下,也有天道境之威!哪里是他能抵擋的?

              只見密密麻麻的飛劍,化作流光接連貫穿他的身體。

              噗噗噗!!!

              ‘渾敦’身體直接被刺穿,元神湮滅,顯現出原形來,仿佛蚯蚓般的龐大怪物,再也沒了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混沌三兇之一‘渾敦’斃命!

              另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遭到三千柄飛劍圍攻的青發壯漢,手持一柄長戟,力大無窮,長戟竭力抵擋著一柄柄飛劍。即便接連有數百柄飛劍刺入他身體,他身體也迅速在恢復。顯然生命力頑強許多。可是足足有三千柄飛劍呢!他也露出焦急色,連傳音吼道:“秦劍仙,我老豬服了,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肉身強橫,力大無窮,恢復力驚人,半步天道境想要殺他都很難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此刻秦云三千柄飛劍爆發出天道境之威,雖然他身體瘋狂恢復,可眨眼功夫,身體就扛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愿臣服,臣服。”青發壯漢傳音急切道。

              可遠處的秦云根本沒有絲毫留情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罪孽滔天之輩,有機會殺,就該殺個干凈。殺一個,便是救億萬生靈。

              噗噗噗——

              又是上千柄飛劍貫穿了青發壯漢身體,披著鱗甲的青發壯漢氣息湮滅,顯現出原形,成了滿是鱗甲的龐大肥碩生物。

              萬劍殺陣籠罩著這群古老存在們,秦云等一眾道家佛門天庭的大能們也在后面飛行跟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一出手,眨眼功夫,就死了兩位大道圓滿了?”

              “秦劍仙也太強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等殺戮手段,簡直不亞于后羿。”

              道家佛門天庭的大能們個個震驚萬分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自己很清楚,自身殺戮手段比之后羿還弱些,即便燃燒元神法力,萬劍殺陣也只有后羿燃燒元神的第五箭之威。后羿那第九箭秦云可是親眼見過,不過后羿耗盡所有心力也只能發出那一箭。秦云卻是能較為持久搏殺。

              在六欲大世界,沒有天地之力調動……秦云的萬劍陣威力還得下降些。不過燭龍、祝融他們一個個同樣無法調動天地之力。

              “殺。”秦云又轉而去殺其他大道圓滿們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秦云太強了,比之前我們的猜測,強太多。幸好我有分身之術,戰死在這,最多損失一分身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燭龍兄,燭龍兄!幫我將先天至寶帶出去!祝融神王,幫幫忙,幫我將先天至寶帶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些有分身之術的大道圓滿們,這次參戰也是爆發最強實力,不少帶著先天至寶。

              分身死就罷了,還能修行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先天至寶損失,他們就心疼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哼。”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、燭龍都在瘋狂遁逃,根本沒理會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倆很清楚,如今秦云在瘋狂對付那些普通大道圓滿們,一旦全力對付他們倆,他們飛遁之速將大大減慢,甚至能不能逃出去都是兩說。

              祝融和燭龍,可都是沒分身的!

              三界中……

              因為修行法門緣故,大道圓滿中,有過一半都是沒分身的。比如祝融神王,若是刻意分裂元神修煉分身。只會讓悟性潛力都大減。就像秦云,過去也是一直沒分身的。還是后來散仙最終之劫,那天劫令秦云元神分成十二萬九千六百。他的散仙體系,令他可以擁有如此多分身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修行體系緣故,不影響悟性潛力,還可以擁有分身。像道祖佛祖他們,都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“噗噗噗。”

              飛劍接連貫穿一名白衣長發老者身體,又殺一位!

              “長谷世界之主也死了。”剩下的那些有的兔死狐悲,有些則是絕望。

              “夕,你有分身之術,救救我,救救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秦云劍陣太厲害,我哪里能救得了你?”

              “唉,我死就罷了,我的先天至寶也要被那秦云給奪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噗噗噗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又一位大道圓滿死去!道道劍光則是將遺留寶物給卷走。

              燃燒元神法力下,秦云殺這些普通大道圓滿,完全是碾壓橫掃。若是當初的吞靈老祖來此,也同樣一個照面就會被絞殺身死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快,飛出六欲大世界。”在六欲大世界外的星空中,黑暗魔淵之主‘血海老祖’已經強行開辟出一條穩定的時空通道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六欲大世界內?

              秦云透過煙雨陣早就封鎖時空,血海老祖也無法在六欲大世界內建造穩定的時空通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。”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他們都焦急朝上空飛行。

              可秦云雖然在殺戮那些古老存在,可依舊有四千柄飛劍一直在阻撓著他們,令他們飛行速度也無法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十六位大道圓滿,有九位都沒有分身。這九位中只有兩位保命本領足夠強,其他七位都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殺了足足七位大道圓滿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些可都是活了漫長歲月的大道圓滿,沒有把握他們都不會冒險,這次卻都被秦劍仙除掉。”

              道家佛門天庭的大能者們看到這幕都很是震撼。

              只見遠處半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才過去一兩個呼吸功夫,上萬柄飛劍包圍著絞殺的……就只剩下祝融神王、波旬、燭龍和兩名大道圓滿,其他盡皆被絞殺一空了。當然被絞殺的當中有七位是有分身的,所以有些古老存在想要徹底滅掉,還是很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這次所做,已經夠可怕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秦劍仙的實力,真是可怕。”一位半透明的老者飛行著,三千柄飛劍圍殺著他,卻總是差之毫厘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次殺不了我倆,可若是這秦劍仙實力再進,我倆可不一定能逃掉。”一道金光絲線在飛行,三千柄飛劍都碰不到他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試了下就放棄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霧光世界之主和蟲君,我一對一,傾盡全力方才有些許希望斬殺他們。現在我沒那么多時間浪費在他們倆身上。”秦云瞬間做出決斷,畢竟祝融他們一直全力朝星空中飛去,欲要逃入黑暗魔淵,留給他的時間并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“祝融!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先對付三位半步天道境中的祝融神王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祝融肉身最強,搏殺強大,但秦云覺得殺祝融神王是最有希望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殺。”

              另外四千柄飛劍阻撓著波旬、燭龍,剩下的足足六千柄飛劍圍攻向祝融神王。

              “來了。”祝融神王心中一緊,之前秦云都在剪除普通大道圓滿,如今才真正對付他。

              “轟!!!”

              六千柄飛劍,化作兩道飛劍洪流!瘋狂絞殺著祝融神王。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全身火焰熊熊,全力以赴抵擋著,過去都是祝融神王碾壓敵人,曾經都是橫壓過一個時代。可如今他卻被秦云的六千柄飛劍完全碾壓了!雙方境界相差無幾,可秦云身為劍仙,持有本命先天至寶功德至寶!即便分出六千柄飛劍,祝融神王也覺得絕望。

              拼盡全力勉強擋住一道飛劍洪流,另一道飛劍洪流就轟擊在他身上,直接貫穿了胸膛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。”祝融神王眼中滿是瘋狂,竭力抵抗,同時傳音急切道,“波旬,燭龍,幫幫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飛行的燭龍一閃就要來幫忙,可有兩千柄飛劍迅速環繞他,糾纏著他,令燭龍也有些狼狽。

              還有兩千柄飛劍糾纏著波旬,波旬更是完全處在下風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那兩位普通大道圓滿‘霧光世界之主’和‘蟲君’,秦云徹底放棄,沒有浪費力量在他們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趕緊走。”霧光世界之主、蟲君見狀,沒有任何阻攔,他們倆立即以極快速度朝星空中飛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以一敵三!分出力量對付我們三個,他都占據絕對上風。”波旬眼中有著悲苦之色,“我等真是可悲,可憐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祝融兄,我們幫不了你,僅僅這兩千柄飛劍,力量上都壓我一頭。”燭龍都無法正面硬抗,被逼的只能不斷躲避,速度大減,更加無法去幫祝融了。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只感覺心都涼了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這次覺得很有把握,可秦云比他們預料的強太多了,簡直能和天道境掰一掰手腕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轟。”“轟。”

              兩道飛劍洪流,每一道都有天道境之威,彼此配合起來更是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飛劍洪流貫穿了他的身體,撕裂了他的手臂,讓祝融神王露出絕望色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祝融,難道要死在這?”祝融神王這一刻想到很多,想到稱霸三界,無敵一時。想到被女媧娘娘輕易鎮壓,想到被后羿一箭重創……這一生,女媧、后羿都讓他感覺到死亡的危險,秦云是第三個讓他感覺到死亡威脅的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還有奇跡嗎?

              秦云會仁慈,饒他一命嗎?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想要活命,但是他內心中的驕傲,讓他不屑開口求饒。

              “轟。”

              越加虛弱的祝融神王,看著一道飛劍洪流飛來,他閉上了眼睛,這飛劍洪流直接貫穿了他的頭顱。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身體轟的完全炸裂,化作了無數火焰,只有寶物遺留半空,被飛劍席卷。

              生機滅絕,因果消散。

              祝融神王斃命。

              “祝融死了。”波旬、燭龍看到這幕,心中越加悲涼。

              “祝融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道家佛門天庭的大能們,甚至此刻在三界其他地方遙遙觀戰的各方大能們,后土娘娘、菩提老祖、玉帝、藥師佛、燃燈、多寶道人、黎山老母等等,都只覺心中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三界的絕世強者,就此隕落!

              “不對。”祖龍原本心中復雜,忽然他指著祝融神王死后殘留的無數火焰,那些火焰朝四面八方飛濺開去,在半空中便一個個熄滅,可還是有殘余幾朵火焰還在飛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秦云,三界中過去擅長火焰的大道圓滿,像鳳凰,像金烏,都擅涅槃重生。那幾朵火焰中,便很可能有古怪。”祖龍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心中一動。

              立即有三千柄飛劍飛去,席卷向那一朵朵火焰。

              噗噗噗,火焰接連熄滅。

              可在碰觸其中一朵火焰時。

              那朵火焰,化作了祝融神王的模樣,他看著秦云這邊,卻露出桀驁的笑容:“我祝融,這一生,無悔!無悔!哈哈哈……”在大笑中,秦云冰冷看著一切,三千柄飛劍直接湮滅了這一朵火焰,徹底滅絕了祝融神王。

              “剛才生機滅絕,因果消散,我們都以為他死了。”彌勒佛感嘆道,“誰想他還藏著涅槃重生,死而復生的招數,差點真讓他給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下他是真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說著,目光看向半空中的燭龍和波旬,“只剩下他們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兩千柄飛劍繼續糾纏著燭龍,剩下足足八千柄飛劍襲殺向波旬。

              “秦云,你可真瞧得起我。”波旬面對八千柄飛劍,干枯臉上卻是露出一絲笑容,平靜的應對,七情六欲分身在體內,他力大無窮嘗試著抵擋。

              可八千柄飛劍僅僅一個合擊!

              他身體比祝融脆弱太多了,在秦云接近全力一擊下,波旬那干瘦邋遢的身軀,瞬間被無數飛劍貫穿,完全灰飛煙滅,消散在天地間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死了?”

              看到這幕的眾多大能者們都有些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萬魔之王波旬!曾一己之力威脅整個佛門,和佛祖如來斗過漫長歲月的波旬,就這么死了?

              “秦劍仙。”彌勒卻說道,“這魔王波旬,佛祖曾滅魔數次,可每次波旬都卷土重來。他沒那么容易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他沒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遙遙看向黑暗魔淵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他感應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在黑暗魔淵中,原本消失的波旬氣息,在那出現了,雖然很微弱,但那就是波旬。

              “要殺他們可真不容易。”秦云暗道,跟著他目光投向燭龍,“只剩你一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轟。”

              上萬柄飛劍,盡皆圍殺向燭龍。

              燭龍看著蒼穹深處,星空已經很接近了。之前秦云都在對付其他強者,燭龍一直茍活到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“兩個呼吸,我就能飛到星空中。”燭龍此刻身體縮小,約莫巴掌大小,體表有陰陽神光環繞,燃燒著元神法力在急速飛遁著。

              呼呼呼~~~

              上萬柄飛劍絞殺,燭龍靈活飛行著,明明諸多飛劍圍攻下已經沒有逃竄的空間了。可當他飛近時,前方就自然裂開一道虛空縫隙!虛空仿佛多了一塊空間出來,讓他從中遁逃。

              他周圍時間在變化,虛空也在變化,上萬柄飛劍兩次絞殺都沒碰到。

              “既然如此,便直接滅殺那一整片區域。”秦云念頭一動。

              上萬柄飛劍匯聚形成一整體,同時碾壓而下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片空間整個粉碎。

              在其中的燭龍也遭到碾壓,不過他體表有著陰陽神光,碾壓在他身上的力量也被分化開來,它被轟擊的朝一旁飛了百余里,但又立即朝星空飛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燭龍滑溜的很,我的實力,十分只有一分能攻在他身上。”秦云也發現這一點了,之前都碰不到這燭龍,即便整體大范圍攻擊,十分也只能發揮出一分威力。一分威力,想要殺燭龍顯然太難。

              在秦云數次嘗試中,燭龍終于游出了六欲大世界范圍,進入星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“嗖。”燭龍瞬間竄進了時空通道中。

              血海老祖遙看了六欲大世界一眼,便關閉了時空通道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秦云他們一眾大能追著,也飛到了星空當中。

              此刻秦云身上披著金光,大量功德降臨在身上,顯然殺了數位大罪孽者,功德自然極多。

              “燭龍的保命本事是厲害。”秦云說了句,他也掌握陰陽大道,也更能察覺到對方‘陰陽神光’的厲害。

              “秦云,他保命本事厲害,可你比他更厲害,一個對付一群混沌神魔,打的他們倉皇而逃。”祖龍笑道,“包括祝融在內,足足八位古老存在隕落在你手里,另外的要么重傷,要么損失先天至寶,這一次你可是將他們都打怕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彌勒樂呵呵笑道:“他們嚇得全部躲進黑暗魔淵了,都不敢留在大世界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一戰,是徹底定下三界格局。”紫微大帝笑道,“送給他們一座大世界,他們都不敢進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,三界如今是無憂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六十座大世界,都將再無魔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眾大能者們都只覺痛快的很。

              進入魔道大世界,不占據地利,都能碾壓橫掃。秦劍仙簡直強的可怕。簡直都有些許道祖佛祖的風范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也不能大意。”秦云說道,“如今他們都躲進黑暗魔淵,我們也沒法追殺。一來,他們也會降下化身在小世界興風作浪,甚至派遣分身在大世界內為禍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場個個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還活著的敵方大道圓滿,的確保命手段極強。

              “二來,他們一直躲著,漫長歲月下去,說不定哪天,他們中就有一個達到天道境。”秦云說道,“只要元神法力不突破,境界突破的話,那實力也將很可怕。我和后羿也不一定能對付。”

              博瀚島主,就是元神法力沒突破,境界達到天道境的。后羿也是燃燒元神第九箭才殺死。且殺的只是個分身。

              若波旬、燭龍他們哪一個境界上達到天道境,秦云他們還真沒把握對付。

              在場大能們也冷靜了幾分,是,是不能大意松懈。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,贏下這一場,至少很長歲月那些老家伙都只能躲著。”祖龍哈哈笑著,“此戰大勝,乃值得三界歡慶的大喜事。我們可得好好慶賀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定要大慶賀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眾大能們都返回天界。

              魔道疆域十座大世界負責布陣的大能們,每個大陣也僅僅留下一位大能看守,繼續負責世界轉化,其他都返回天界開始慶賀了。

              ******

              黑暗魔淵。

              一處連綿的宮殿群,這是魔王波旬在這的行宮。

              在一處靜室中。

              一名光頭俊美男子盤膝坐著,他眉心有著紅色火焰秘紋。

              此刻他緩緩睜開眼,他的氣息早就變化,從普通的天魔氣息,變成了萬魔之王‘波旬’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“欲望不滅,我便不死。”光頭俊美男子輕聲自言自語。

              “波旬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道意念降臨,化作血海老祖。

              “血海。”光頭俊美男子看著血海老祖。

              “怎么樣?多久能恢復實力?”血海老祖詢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次真身被滅,元氣大傷,需十萬年才能完全恢復。”光頭俊美男子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和秦云交手過,感覺如何?可有法子對付?”血海老祖詢問。

              光頭俊美男子輕聲道:“很強,都有道祖佛祖的幾分風范了,我們除非境界上達到天道境,否則根本無法和他正面交鋒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達到天道境?”血海老祖皺眉,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隨即他消散在這殿廳中。

              ******

              混沌中。

              魔祖黑蓮正在倉皇逃命,他此刻元神枯竭,疲憊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離開三界后,逃離的第二天,就發現了一處險地!那里生活著不少奇異生物,讓我都感覺到威脅。”魔祖黑蓮說道,“當時我以為能完全甩脫三清他們,誰想逃了僅僅數天就被他們再度追上。我一次次燃燒元神法力,一次次欲要甩脫,可三清他們也不惜燃燒元神追我,這才過去五天,我元神便要支撐不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再發現一座險地,我一定沖進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可五天了,這茫茫混沌……一直是混沌一片,沒發現新的險地。”魔祖黑蓮焦急。

              混沌中是有些可怕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可此刻,那等險地,對魔祖黑蓮反而是救命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持續下去,他必死無疑。去險地,反而還有一線生機。

              “呼。”一道氣息在接近,正是太上道祖,太上道祖悠然追上,同時透過因果傳音道:“黑蓮,這五天來,你元神燃燒太多次,我看你,撐不了一個時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老君,我們都是從三界出來的,何必自相相殘?這混沌中危機難料,多一個同伴總是多點用處的。”魔祖黑蓮邊逃,便因果傳音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可不敢讓你當同伴。”太上道祖笑著追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說吧,你們怎么才答應饒我性命。”魔祖黑蓮傳音道,“一切都好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太上道祖卻沒再理會。

              魔祖黑蓮心中悲苦。

              今日果,昨日因。

              若是當初他魔祖黑蓮不為禍三界,反而主動吸納清掃三界罪孽,輔助三界運轉得功德在身。也就沒有今日這結局了。不過做了他也不會后悔,肆意妄為漫長歲月,那才痛快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定有逃命機會的。”魔祖黑蓮繼續燃燒元神竭力逃竄,還分化氣息迷惑太上道祖。

              太上道祖卻悠閑悠哉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時空一道上更占優,不燃燒元神也能一次次追上。即便偶爾被迷惑偏離方向,也能立即燃燒元神也能拉近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這么追著,耗也能耗死魔祖黑蓮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不斷流逝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君傳來消息,那魔祖黑蓮應該要撐不住了。”如來、阿彌陀、靈寶、元始、女媧他們五位一同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女媧娘娘感慨道:“這黑蓮為禍三界那般久,野心極大,今日總算要除掉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任他再如何狡猾,今日也要得了報應。”阿彌陀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前方,魔祖黑蓮在拼命逃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元神的一次次燃燒,元神消耗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“扛不住了。”魔祖黑蓮只覺得元神有一陣陣渙散感,顯然接近陷入沉睡了,“我快要陷入沉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能沉睡,一旦沉睡,就必定被他們追上,那就死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能沉睡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能沉睡。”

              魔祖黑蓮堅持著,他修心非凡,硬是支撐著。

              元神燃燒到一定極限,會陷入沉睡。這也是對元神的保護!因為再繼續下去,那就會魂飛魄散了!

              “寧愿魂飛魄散,也不能沉睡。”魔祖黑蓮堅持著,他對周圍感應都開始模糊,只是順著本能一次次跨過時空,竭力逃命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——

    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感應著周圍時空,忽然對某一處感應到極恐怖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里有大恐怖,大危險。”魔祖黑蓮一個激靈,都清醒許多,“是險地,讓我都覺得極危險的險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連一邁步,跨過時空到了近處。

              他看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在混沌中的一座幽深潭水,潭水有萬里范圍,乍一看普普通通。可仔細感應,那幽深潭水仿佛滲透到另一個時空,難以探測到底有多深。

              危險!危險!危險!

              冥冥中感應到大威脅。

              魔祖黑蓮即便察覺到,可還是眼中放光,反而滿心喜悅:“很好,正是需要險地。足夠危險才能讓三清女媧他們畏懼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即便是險地,也該有一線生機,我只要抓住一線生機,便能活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拼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魔祖黑蓮直接朝混沌中的神秘幽深潭水飛去。

              呼。

              太上道祖也到了這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?”太上道祖臉色一變看著那幽深潭水,他也察覺到這潭水藏有的可怕危險,跟著就看到朝幽深潭水飛去的魔祖黑蓮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君,有膽量你只管跟上來。”魔祖黑蓮笑著已經到了幽深潭水近處,可話音剛落,他臉色就變了。因為飛到這距離,他只覺得周圍時空扭曲,那幽深潭水中更傳來恐怖吞吸力量,力量之大,他都控制不住的朝潭水中飛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逼近,他看清了。

              這哪里是潭水,完全是極端扭曲壓縮到極限的時空。每一滴潭水都是無比廣袤的時空,整個一片幽深潭水就更是浩瀚難測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吞吸力量太強,我無法反抗。”魔祖黑蓮越是被吞吸的靠近,身體就越加縮小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?”太上道祖皺眉看著,看著魔祖黑蓮被吞吸的越來越小,卻不敢輕舉妄動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——

              潭水中陡然竄出了一只巴掌大的異獸,它飛竄出來的同時也急劇變大。

              剛出潭水時才僅僅巴掌大,飛出沒多久,就成了一頭長達萬里的巨獸。它張開大口,血盆大口中有著無盡幽暗漩渦,欲要一口吞掉魔祖黑蓮,魔祖黑蓮大驚下,連揮掌欲要逼退,可還是被整個一口給吞了!“不——”魔祖黑蓮不甘的怒吼還在回蕩。

              閉上嘴巴后,這頭異獸朝遠處的太上道祖看了一眼,便又落入潭水中,潭水又恢復了平靜。

              魔祖黑蓮,斃命!

              太上道祖有些鄭重看著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嗖嗖嗖嗖嗖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,另外五道身影也到了這。

              “黑蓮呢?”女媧娘娘詢問道,“他的因果消失了,是死了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留在他身上的法力也消失了。”佛祖如來也道,“應當是死了,老君,那黑蓮是怎么死的?”

              靈寶、元始、阿彌陀都有些疑惑看著那幽深潭水。

              “就是那。”太上道祖指向那座幽深潭水,“黑蓮他發現了這一處險地,想要死中求生,便沖了進去。不過靠近那座潭水后,就被吸了過去。潭水中出了一異獸,一口就吞吃了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一口就吞吃黑蓮?這異獸什么實力?”靈寶驚訝。

              “難不成超出了天道境?”阿彌陀詢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太上道祖說道:“不過我隱約感應,那異獸也是天道境層次。相對那異獸,我覺得那潭水更危險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來試試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佛祖如來說道,只見一道散發著金光的分身飛出,飛向那幽深潭水。

              在場個個仔細看著。

              那金光分身飛向那潭水,也是不受控制的被吞吸過去,并且也在逐漸縮小,那幽深潭水中再度有一頭巴掌大異獸飛出,飛出后急劇變大,同時血盆大口直接吞向佛祖如來的金光分身。

              “破。”佛祖分身金光萬丈,一掌拍向這血盆大口。

              可恐怖吞吸力量,讓佛祖分身還是不受控制被一口吞吃掉。

              佛祖如來真身臉色微微一白。

              “怎么樣?”三清、阿彌陀、女媧娘娘都看向他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異獸的確只是天道境,論實力和我相當才對。”佛祖如來說道,“可它吞吸時,卻調動了潭水的部分力量,那潭水是無盡廣袤時空壓縮形成,每一滴潭水都是比一座大世界還要龐大。即便調動部分潭水力量,我那一尊法力分身也抵抗不住,被吞吃掉了。所以那異獸也只是在潭水中,沒有出來。若是沒有潭水之助,我們五個足以降服它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潭水內還有什么?”阿彌陀詢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知。”佛祖如來搖頭道,“只是感到很危險,本來想要派遣分身去潭水中探查,可那異獸卻守護著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清、女媧他們又試驗諸多招數,去探查那幽深潭水。

              可有那異獸守護,他們探查通通失敗。

              最終只能選擇放棄,繼續前往混沌其他區域。混沌中有太多充滿未知的,自然得謹慎小心。

              ******

              六欲大世界一戰,徹底決定三界局勢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日子也變得很悠閑。

              有他坐鎮,波旬、燭龍等一個個古老大道圓滿們都只能躲在黑暗魔淵中,只敢暗中施展些手段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天地靈氣還在下降,三界變化,也不知何時停止。”秦云站在雷嘯山山頂,俯瞰蒼茫大地默默道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一道虛幻身影降臨,正是靈寶道祖的化身。

              “師尊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連恭敬行禮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在三界做的事,我們都也已知曉。”靈寶道祖笑道,“做的很好,比為師預料的還要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如今他們躲在黑暗魔淵,弟子也奈何不得。”秦云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世事哪有十全十美,就是為師在三界的時候,不也奈何不了魔道?”靈寶道祖笑道,“對了,告訴你一事,魔祖黑蓮,已經斃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露出喜色:“魔祖死了?”

              魔祖只要活著,那就是個大威脅!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追著他,他為了博一線生機逃進一座險地,卻是送了性命。”靈寶道祖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險地?魔祖都送命?”秦云暗驚。

              “混沌很神秘,追殺黑蓮數日,我們便發現了兩處險地。”靈寶道祖說道,“你將來不成天道境,不可離開三界太遠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弟子明白。”秦云應道。

              靈寶道祖轉頭看著這天地間,慨嘆道:“這天界的天地靈氣都越加稀薄了,三界之變,也不知變成什么樣。”說著便身影消散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能感覺到師尊對三界的眷戀和感情,師尊他們是真的將三界當做家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啊,不知道三界之變,到底變成什么樣。”秦云也想著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時間一天天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三界之變,依舊在持續。無數小世界的天地靈氣稀薄到極驚人地步,很多小世界幾乎斷絕修仙之路了。

              轉眼,已是三界之變持續的半年后。

              一座名叫‘蒼雍世界’的小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座小世界,天地靈氣越來越稀薄,小世界內的元神境都破碎虛空飛升。如今除了我之外,全部都是凡俗!”在一座酒樓上,一位白衣男子坐在那,眼神冰冷看著外界凡俗,“和無數凡俗生活在一起,這日子的確無趣的很。這殺凡俗都有罪孽纏身,連殺戮我都得忍著。”

              白衣男子并不高興。

              之前道魔之爭的時候,他還挺開心。可隨著天地靈氣稀薄,已經不適合修行者了。元神境生活在這等小世界,吸收天地靈氣也只能勉強生存,根本不允許他們廝殺爭斗。廝殺,法力消耗太快,如此稀薄天地靈氣都無法補充自身消耗。

              都沒法廝殺,且破碎虛空飛升的門檻也大大下降,于是道魔佛幾方的元神境都盡皆飛升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過去數萬年積累下的仇怨,讓道魔各方的凡俗修行者們繼續廝殺。

              “都是凡俗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只有我一個天魔九重天!”白衣男子很不甘心,“可我能怎么辦?我敢回黑暗魔淵嗎?一旦回去,那位秦劍仙能輕易透過因果,直接殺死我吧。聽始祖說,連傳說中的祝融神王都死在他手里了。我奎弗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這白衣男子正是天魔奎弗。

              當初他擄走了秦云妻子,更抓走秦云女兒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和他仇怨太甚,當初擄他妻子,抓他女兒,他只要有機會一定會殺我。”白衣男子暗道,“幸虧我當初還算聰明,知道他成了大能者,很快就躲進小世界。大能者再厲害,也奈何不了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過也奇怪,我躲進小世界后,他竟然沒派遣手下追殺我。”天魔奎弗暗想著,“虧我還布置了諸多后手,甚至布陣,我死都會拖著這一個世界的凡俗一起死。殺死我,就是殺死一個世界的凡俗生靈。就是媲美大能的天仙們也得掂量掂量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天魔奎弗也是被逼的沒法子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活命,他只能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他背后的始祖‘波迦老祖’也因為得罪秦云太狠,也根本不敢出黑暗魔淵!和天魔奎弗倒是有些同病相憐,所以也幫了天魔奎弗。

              “也罷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便和這些凡俗生活下去吧,天地靈氣再稀薄,我天魔之軀也能撐很久。”天魔奎弗暗道,“實在不行,就陷入沉睡。沉睡久些,說不定等我醒來……我魔道一方就出一位了不得的存在,能斗過那秦劍仙了。不過這個秦云也太強了,按照始祖說了,一己之力橫掃一群大能者,在三界都無敵了,我竟然能得罪這么厲害的大能。”

              生活在全是凡俗的小世界,天魔奎弗很多時間都是在回憶。

              回憶過去,回憶和那位秦劍仙的爭鋒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天魔奎弗忽然臉色一變,“什么,小世界天道變了?”

              冥冥中他就感應到了一道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從此刻起!

              小世界,天仙天魔層次都無法真身進入!就像過去大能者真身無法進入小世界,如今天魔天仙都進不了小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元神三重天……就是小世界內生靈的極限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呼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股波動籠罩了天魔奎弗。

              嗖!

              強行飛升!

              在這一刻,整個三界所有小世界內的天魔天仙們,全部強行排斥出去,強行飛升!

              天魔們全部飛升進黑暗魔淵!天仙菩薩天龍大巫等等則是飛升進入大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,我不能回去。”天魔奎弗急了。

              可他又如何能違逆天道?

              就是道祖佛祖,面對三界天道的強行排斥,都得乖乖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呼。”

              天魔奎弗只感覺周圍虛空變幻,眼前場景清晰時,周圍彌漫著濃郁的魔道氣息,如此濃郁,整個三界只有一個地方——黑暗魔淵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回到黑暗魔淵了?我沒法進入小世界了?”天魔奎弗露出絕望色。

              他始祖波迦老祖好歹是頂尖大能者,僅僅憑借普通的因果聯系,秦云還做不到隔空殺死黑暗魔淵波迦老祖。

              可殺天魔奎弗?

              雙方因果如此之深,憑此因果線,還真是一個念頭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當天魔奎弗惶恐不安時。

              天界雷嘯山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正陪著妻子伊蕭喝著茶,吃著點心。

              “玉羅在梅花山修行,還收了三個弟子。”伊蕭說道,“我詢問過,玉羅她有開宗立派的想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開宗立派?”秦云笑道,“也是好事,玉羅天資極高,積累也頗深,可一直無法悟出大道,就是欠缺一絲機緣。多折騰也是好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位媲美大能的強者,在天界都是有資格建立一座大宗派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?”伊蕭微微皺眉,抬頭看天。

              “天道已變。”秦云也抬頭看天,微微皺眉,“天仙層次,真身都無法進入小世界了?”

              伊蕭也感應到冥冥中的訊息,點頭道:“依我看,這是天道在保護小世界。小世界的凡俗無數,天仙天魔們若是不顧一切,不惜性命,是能掀起滅世浩劫的。天仙天魔們真身無法進入……最多元神境在小世界內,威脅相對就小多了。元神境膽敢屠戮凡俗,單單罪孽纏身,就會三災九難立即降臨,令他們斃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秦云點頭,“元神境破壞有限!天道的確是在庇護小世界。”

              隨即秦云露出笑容:“對了,我們有一個仇敵,叫奎弗,你記得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記得,怎么不記得?”伊蕭無奈道,“當初我們一家人因為他,差點永遠無法再相見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嗯,我早就發誓要殺他。”秦云說道,“只是他狡猾的很,早就逃進小世界,還布置重重陣法時刻準備拖著那一座小世界無數生靈一起死。我就沒急著動手。如今天道變化,將他給送進了黑暗魔淵,這三界之變,天都來助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對,他是天魔,他如今進不了小世界了。”伊蕭眼睛一亮。

              “便送他一程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遙遙一劃。

              一道劍光透過自身和天魔奎弗的因果線,傳遞進黑暗魔淵,直接傳遞進天魔奎弗體內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天魔奎弗還在黑暗魔淵中惶恐的很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么多年,這秦劍仙都沒派遣手下去小世界對付我,會不會已經忘了我了?”天魔奎弗抱著僥幸心理,“我和他那般大仇恨,他若是真忘了我,可真是夠慈悲心腸的。只是他嫉惡如仇,不不不……如今的我,他可能沒放在眼里,早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正在他種種念頭浮現時,他忽然‘看’到了,‘看’到了一道劍光遙遙斬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真動手了。”天魔奎弗明悟。

              跟著——

              “噗。”

              天魔奎弗無聲無息身體湮滅,消散在這片虛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嫉惡如仇,有大仇更是必報。

              “奎弗死了?”黑暗魔淵中的波迦老祖感應到奎弗的因果消失,暗暗驚懼,“奎弗回到黑暗魔淵,就立即被殺。看來我得更小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*******

              三界之變,剛好持續了一年便結束,一天不多,一天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、后羿并肩站在半空中,看著天界蒼茫大地。

              “三界之變一開始你就閉關,這剛結束你就出關。”秦云笑道,“之前和祝融波旬他們一戰,想要找你都沒法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有你就足夠了,不是連祝融都死在你手里了,還有七位大道圓滿都被你所殺,我出手也做不到這般。”后羿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說道:“你如果在,那燭龍估計逃不掉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動手,一切難說。”后羿說道,“不管如何,目的是達到了,三界如今也算和平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微微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后羿又道:“這次三界之變,我仔細參悟這一年,感悟頗多。如今三界也頗為平靜……我準備過些時日,就服用啟靈果,開始長期閉關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服用啟靈果?”秦云一驚。

              “希望能借此機會,突破到天道境。”后羿說道,“不過這一步很難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笑道:“后羿兄,你悟出天道境后,元神法力千萬別急著突破!我倆還能再去時空潮汐闖闖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對時空潮汐也很好奇。”后羿點頭道,“道祖佛祖他們如今在混沌中闖蕩,我倆可以聯手在時空潮汐中多探查,可以接觸更多異界修行者,知道更多秘密。說不定就能幫到道祖他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云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師尊他們是在茫茫混沌中探索。

              而時空潮汐,是可以迅速接觸很多異界修行者。前兩次探索時間還是太短暫,接觸的異界修行者也不夠多。

              “呼呼呼~~~”

              風凜冽吹在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感受著天界變化,說道:“這次三界之變,天地靈氣雖稀薄了,可天界卻更穩固了!連大地磁力都更強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天界和大世界,都變得更穩固。大地磁力變強,一些凡俗,若是身體太弱,連走路都會吃力。”后羿也點頭道,“不過世界穩固是好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秦云和后羿他們倆,觀看了天界、諸多大世界,又降臨化身去探查一座座小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“所有小世界,天地靈氣都稀薄太多。”在一座小世界的石橋上,秦云、后羿他們倆都凝聚出兩尊化身,秦云看看自身身體,不由無奈道,“凝聚天地靈氣形成化身,如今天地靈氣如此稀薄,我這一具化身……已經脆弱的只能發揮出后天極限實力了。連先天境實力都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靈氣如此稀薄,以后法術、神通,在小世界怕都會斷絕傳承。”后羿說道,“因為修了法術也沒什么用,近戰之術將會更普遍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曾經一夢百年,去過一個世界。”秦云笑道,“那一個世界,就是天地靈氣稀薄,武者為主。法術神通都斷絕傳承。其實之前三界的很多小世界,武者就頗多。以后……怕是整個三界無數小世界都會如此,仙道斷絕,武道成為主流。”

              后羿也道:“武者得達到極高實力,才能破碎虛空飛升,進入大世界。大世界中,倒是依舊可以修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能破碎虛空的,都是每個小世界的天賦絕高人物。他們個個進入大世界。”秦云說道,“以后的大世界,才是真正匯聚一座疆域的修行天才。不像之前,很多天仙都是留在小世界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小世界為根基!進入大世界、天界才能求長生,爭斗也更激烈。”后羿贊許道,“有意思,三界的變化倒是有些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些都是我們的猜測,到底以后會變成什么樣,將來就知道了。”秦云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遠處,有兩道身影在逃竄,后面有六道身影在追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魔頭,休逃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們逃不掉。”

              后面邊追邊喝道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,那六道身影便追上了,包圍住了前面那二人。

              前面二人一男一女,女子護持著男子,驚慌看著四周連道:“張師兄,還有諸位英雄,還請饒過我倆。我夫君他已經脫離魔宗,再也不為惡了。你們就給我們夫妻倆一個機會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黃師妹,你和魔頭勾搭在一起,師父早已宣布將你逐出師門。你現在若是知錯悔過,將這魔頭殺了,我們還能饒你性命。若是死不悔改……哼哼,和魔道勾結,同樣該死。”一位男子手持利劍怒喝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嘿嘿,要殺我?要殺我,你們也得死掉一半。”那魔宗男子眼中泛起紅光。

              “除魔衛道,當是我正道中人該做之事,殺!”

              “殺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六人立即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“住手,住手啊。”那女子也施展劍術盡量保護夫君,一邊盡量阻止雙方。

              而在不遠處石橋上。

              秦云、后羿都看著這幕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今天仙無法真身進入小世界,這無數小世界內的道魔之爭,是永遠無法停歇了。”秦云慨嘆道,“無數小世界,仙路斷絕,武道興起。可道魔之爭數萬年的仇怨,在凡俗的武者宗派中也會繼續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就是新的三界!”后羿笑道,“你只能接受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。”秦云也笑了,“對,新的三界!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(全書完!)

              飛劍問道這本小說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  番茄覺得,三界故事很完整了,敘說了秦劍仙成長的故事,一位嫉惡如仇的劍仙,也是三界第一位長生的散仙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要說遺憾,番茄仔細想了想,在家鄉世界的時候,秦劍仙‘斬妖除魔’的故事寫的少了,比如‘紅塵劍仙’那一段,秦云行走天下尋找妻子,期間斬妖除魔等等。番茄也是春秋筆法一筆帶過,應該寫細一點。番茄曾經想過……

              在寫到秦云成散仙,殺死滅星大魔頭,拯救家鄉大世界后,就大結局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那樣,斬妖除魔、情感、執念等等番茄最想要寫的就寫完了。后來還是怕被罵!怕被罵爛尾!寫完三界故事番茄真覺得足夠了。

              飛劍,有滿意,也有遺憾的地方吧。

              番茄好好積累,好好準備下一本小說吧。

              新書計劃在三個多月后,8月21號正式上傳!

              讓我們8月21號再見,番茄會用心去準備新書的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——

              祝大家五一節日快樂!

              番茄

              5月1日凌晨。

              (http://www.maocos.com/html/0/186/455813531.html)


  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aocos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qxs.cc
            快3线上娱乐快3线上娱乐平台快3线上娱乐主页快3线上娱乐网站快3线上娱乐官网快3线上娱乐娱乐快3线上娱乐开户快3线上娱乐注册快3线上娱乐是真的吗快3线上娱乐登入快3线上娱乐一分六合快3线上娱乐11选5快3线上娱乐手机app下载快3线上娱乐开奖快3线上娱乐北京PK10快3线上娱乐登陆快3线上娱乐开奖记录数据分析快3线上娱乐开奖直播快3线上娱乐技巧快3线上娱乐投注快3线上娱乐1分快3快3线上娱乐网址快3线上娱乐网址是多少快3线上娱乐导航网快3线上娱乐官方网站快3线上娱乐大发快3快3线上娱乐大发时时彩快3线上娱乐全天腾讯分分彩快3线上娱乐5分赛车 石嘴山 | 迪庆 | 澄迈 | 石狮 | 辽源 | 余姚 | 三亚 | 福建福州 | 义乌 | 龙口 | 三亚 | 来宾 | 宜昌 | 宁德 | 临沧 | 乌兰察布 | 安庆 | 自贡 | 商洛 | 云浮 | 晋中 | 吐鲁番 | 河源 | 嘉善 | 衡阳 | 佳木斯 | 信阳 | 黄石 | 神农架 | 湘西 | 丽水 | 贺州 | 瑞安 | 来宾 | 德州 | 保定 | 泸州 | 遵义 | 济宁 | 三沙 | 枣庄 | 日喀则 | 德宏 | 丽江 | 长治 | 肇庆 | 金昌 | 滨州 | 三亚 | 普洱 | 杞县 | 三亚 | 海东 | 铜仁 | 阳泉 | 延边 | 佛山 | 柳州 | 通化 | 鸡西 | 任丘 | 佛山 | 台中 | 泗阳 | 青州 | 贵州贵阳 | 鹤岗 | 庆阳 | 安吉 | 黑河 | 西双版纳 | 揭阳 | 眉山 | 沧州 | 阳泉 | 林芝 | 文山 | 果洛 | 随州 | 娄底 | 临沂 | 蚌埠 | 衢州 | 新余 | 铜仁 | 深圳 | 湖南长沙 | 昌都 | 锦州 | 武夷山 | 江西南昌 | 株洲 | 随州 | 延安 | 蚌埠 | 兴化 | 大连 | 嘉峪关 | 惠州 | 海安 | 汕头 | 台湾台湾 | 天水 | 揭阳 | 厦门 | 滁州 | 那曲 | 扬中 | 普洱 | 黔东南 | 宁波 | 迪庆 | 永州 | 克孜勒苏 | 乳山 | 广安 | 白山 | 湘潭 | 玉环 | 铁岭 | 阿克苏 | 慈溪 | 禹州 | 怀化 | 安吉 | 枣阳 | 东台 | 克孜勒苏 | 黔南 | 衢州 | 清徐 | 贺州 | 湘潭 | 淮安 | 慈溪 | 自贡 | 海门 | 德阳 | 阳江 | 七台河 | 四川成都 | 泰州 | 资阳 | 衢州 | 金坛 | 黄石 | 嘉兴 | 海丰 | 任丘 | 广州 | 库尔勒 | 昌吉 | 铜川 | 江西南昌 | 大理 | 萍乡 | 陕西西安 | 鹤壁 | 牡丹江 | 宁波 | 石狮 | 博尔塔拉 | 汉中 | 铁岭 | 广汉 | 晋城 | 阿拉善盟 | 鄂州 | 莱芜 | 新疆乌鲁木齐 | 自贡 | 南京 | 永新 | 甘肃兰州 | 永新 | 正定 | 泗洪 | 澳门澳门 | 宝鸡 | 大连 | 惠东 | 温州 | 仁寿 | 保定 | 张掖 | 南平 | 济源 | 益阳 | 芜湖 | 义乌 | 长兴 | 宝应县 | 贺州 | 陵水 | 偃师 | 东阳 | 澄迈 | 临沧 | 海安 | 蚌埠 | 大连 | 常州 | 延边 | 黑河 | 曲靖 | 琼中 | 石河子 | 东方 | 屯昌 | 孝感 | 明港 | 常德 | 湘潭 | 大兴安岭 | 昌吉 | 宜春 | 宁国 | 保定 | 正定 | 大理 | 承德 | 鹤壁 | 萍乡 | 周口 | 鞍山 | 顺德 | 吕梁 | 武安 | 南充 | 广饶 | 平凉 | 任丘 | 揭阳 | 固原 | 萍乡 | 三明 | 绍兴 | 阿拉尔 | 武夷山 | 神木 | 明港 | 自贡 | 陕西西安 | 珠海 | 吉安 | 仁怀 | 岳阳 | 德阳 | 宜春 | 新余 | 新沂 | 六盘水 | 瑞安 | 日喀则 | 克拉玛依 | 河源 | 禹州 | 江门 | 吉安 | 曹县 | 长治 | 平顶山 | 伊犁 | 江门 | 惠州 | 德阳 | 仁怀 | 西藏拉萨 | 延边 | 邳州 | 北海 | 广安 | 安庆 | 宝应县 | 文昌 | 沧州 | 深圳 | 韶关 | 伊犁 | 蚌埠 | 香港香港 | 改则 | 和县 | 陕西西安 | 邯郸 | 肇庆 | 云南昆明 | 怒江 | 项城 | 衡阳 | 邹平 | 日喀则 | 枣庄 | 吉林 | 平潭 | 濮阳 | 温岭 | 焦作 | 吉安 | 乐清 | 红河 | 三河 | 吴忠 | 海安 | 桂林 | 扬中 | 象山 | 张掖 | 扬中 | 保定 | 灵宝 | 滨州 | 洛阳 | 亳州 | 镇江 | 丽水 | 资阳 | 诸城 | 余姚 | 灌云 | 公主岭 | 莒县 | 扬中 | 莒县 | 鸡西 | 三明 | 淄博 | 江西南昌 | 大兴安岭 | 浙江杭州 | 湛江 | 昆山 | 佳木斯 | 阿克苏 | 昌吉 | 临夏 | 保定 | 荆州 | 雄安新区 | 台湾台湾 | 如东 | 汉中 | 张家界 | 三亚 | 日喀则 | 博罗 | 安徽合肥 | 大连 | 明港 | 石嘴山 | 包头 | 白城 | 达州 | 三河 | 武安 | 涿州 | 佛山 | 鸡西 | 嘉峪关 | 德阳 | 绵阳 | 荆州 | 台州 | 龙岩 | 舟山 | 顺德 | 喀什 | 晋江 | 义乌 | 西藏拉萨 | 梅州 | 张家口 | 文昌 | 大连 | 大理 | 宁波 | 临夏 | 邳州 | 伊犁 | 黄冈 | 晋城 | 锡林郭勒 | 绍兴 | 汉川 | 秦皇岛 | 孝感 | 邯郸 | 延边 | 安阳 | 防城港 | 大连 | 海西 | 改则 | 昌都 | 那曲 | 定安 | 昌吉 | 临沧 | 苍南 | 澄迈 | 基隆 | 包头 | 本溪 | 威海 | 五家渠 | 武威 | 桂林 | 儋州 | 龙口 | 定西 | 六盘水 | 陵水 | 潮州 | 阳泉 | 临夏 | 克拉玛依 | 青海西宁 | 禹州 | 阳泉 | 襄阳 | 琼中 | 仁怀 | 三沙 | 嘉兴 | 宝鸡 | 神农架 | 灌云 | 吕梁 | 南京 | 辽宁沈阳 | 迪庆 | 滨州 | 黄石 | 青海西宁 | 吐鲁番 | 高雄 | 任丘 | 巴彦淖尔市 | 和县 | 徐州 | 阿拉善盟 | 澳门澳门 | 楚雄 | 汝州 | 巴中 | 莱州 | 宜宾 | 巢湖 | 连云港 | 阳江 | 承德 | 漳州 | 桐城 | 慈溪 | 马鞍山 | 滁州 | 株洲 | 巴彦淖尔市 | 厦门 | 象山 | 滨州 | 七台河 | 徐州 | 巴音郭楞 | 德阳 | 牡丹江 | 贵港 | 四川成都 | 天长 | 大理 | 临夏 | 章丘 | 余姚 | 大丰 | 昭通 | 信阳 | 衡水 | 焦作 | 玉林 | 滨州 | 阜阳 | 嘉峪关 | 青州 | 宜宾 | 西双版纳 | 吉安 | 台湾台湾 | 屯昌 | 江西南昌 | 连云港 | 长治 | 襄阳 | 芜湖 | 濮阳 | 玉环 | 沭阳 | 钦州 | 广安 | 玉溪 | 绥化 | 桓台 | 博尔塔拉 | 青海西宁 | 株洲 | 商洛 | 济源 | 鄂尔多斯 | 项城 | 伊春 | 天长 | 海丰 | 长垣 | 海北 | 酒泉 | 本溪 | 平凉 | 定州 | 山西太原 | 桂林 | 来宾 | 盐城 | 云南昆明 | 林芝 | 九江 | 攀枝花 | 邢台 | 邹城 | 泰州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铜川 | 铜陵 | 邹城 | 许昌 | 锡林郭勒 | 丽水 | 迁安市 | 固原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大庆 | 姜堰 | 惠东 | 灌南 | 沛县 | 石河子 | 湖北武汉 | 朝阳 | 开封 | 克孜勒苏 | 周口 | 泰州 | 遵义 | 赣州 | 伊犁 | 淮安 | 山西太原 | 惠东 | 昌都 | 梅州 | 克孜勒苏 | 张家口 | 改则 | 台湾台湾 | 庄河 | 乐清 | 株洲 | 澳门澳门 | 克拉玛依 | 山南 | 南充 | 甘孜 | 新泰 | 张掖 | 厦门 | 定西 | 恩施 | 兴安盟 | 雄安新区 | 琼中 | 柳州 | 衡水 | 伊犁 | 阿拉尔 | 铜仁 | 台山 | 天门 | 乐清 | 海拉尔 | 石狮 | 鄢陵 | 章丘 | 甘孜 | 景德镇 | 伊春 | 渭南 | 克孜勒苏 | 三亚 | 广元 | 昌吉 | 台北 | 资阳 | 淄博 | 天水 | 天水 | 吐鲁番 | 陕西西安 | 崇左 | 黑河 | 平潭 | 忻州 | 抚州 | 图木舒克 | 任丘 | 保定 | 朔州 | 漳州 | 莱州 | 厦门 | 三明 | 钦州 | 醴陵 | 湘潭 | 那曲 | 马鞍山 | 荆门 | 宝鸡 | 鄂尔多斯 | 漳州 | 余姚 | 马鞍山 | 包头 | 潮州 | 包头 | 西双版纳 | 江苏苏州 | 潜江 | 抚顺 | 惠东 | 万宁 | 长治 | 海门 | 张掖 | 德州 | 包头 | 阿勒泰 | 中卫 | 锦州 | 南通 | 济南 | 江苏苏州 | 大同 | 济南 | 改则 | 东营 | 台南 | 攀枝花 | 阿勒泰 | 台山 | 桂林 | 乌海 | 浙江杭州 | 大连 | 晋江 | 保山 | 景德镇 | 伊春 | 广西南宁 | 德清 | 象山 | 林芝 | 黑河 | 甘孜 | 燕郊 | 金华 | 西藏拉萨 | 垦利 | 湖南长沙 | 桐乡 | 海东 | 铜陵 | 铜川 | 珠海 | 任丘 | 醴陵 | 呼伦贝尔 | 巴彦淖尔市 | 玉环 | 丹阳 | 北海 | 锡林郭勒 | 瑞安 | 陵水 | 六盘水 | 肥城 | 台湾台湾 | 芜湖 | 黄冈 | 河池 | 嘉峪关 | 黔西南 | 陕西西安 | 海西 | 保定 | 余姚 | 岳阳 | 南安 | 迁安市 | 阳泉 | 潜江 | 仙桃 | 黑龙江哈尔滨 | 云南昆明 | 三门峡 | 佳木斯 | 亳州 | 醴陵 | 桂林 | 宜都 | 益阳 | 玉林 | 盐城 | 抚州 | 晋江 | 梧州 | 玉环 | 衡阳 | 德清 | 寿光 | 龙岩 | 绵阳 | 潮州 | 本溪 | 泗洪 | 汕尾 | 大兴安岭 | 雄安新区 | 简阳 | 铜川 | 中山 | 呼伦贝尔 | 焦作 | 朝阳 | 益阳 | 黄石 | 宁国 | 台中 | 河池 | 慈溪 | 济宁 | 桓台 | 馆陶 | 江门 | 玉溪 | 巴彦淖尔市 | 玉溪 | 克拉玛依 | 东莞 | 甘肃兰州 | 四川成都 | 琼海 | 嘉善 | 池州 | 昌都 | 三明 | 泰兴 | 宁国 | 邯郸 | 嘉善 | 金昌 | 博尔塔拉 | 天水 | 漯河 | 兴化 | 招远 | 云浮 | 宿迁 | 大庆 | 南充 | 定安 | 荣成 | 延安 | 遵义 | 河北石家庄 | 通辽 | 台北 | 邢台 | 仁怀 | 楚雄 | 西藏拉萨 | 赣州 | 柳州 | 固原 | 茂名 | 临海 | 安庆 | 桓台 | 龙岩 | 固原 | 景德镇 | 朔州 | 东方 | 达州 | 瓦房店 | 博罗 | 乐山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淄博 | 如皋 | 茂名 | 德阳 | 吴忠 | 伊春 | 简阳 | 德宏 | 滨州 | 朔州 | 眉山 | 项城 | 安康 | 普洱 | 海西 | 钦州 | 临汾 | 常德 | 长兴 | 甘孜 | 泰州 | 长兴 | 石狮 | 汉川 | 临猗 | 阳江 | 来宾 | 喀什 | 昌吉 | 甘孜 | 运城 | 图木舒克 | 和田 | 如皋 | 黄石 | 香港香港 | 兴安盟 | 湖北武汉 | 绥化 | 邳州 | 台湾台湾 | 金华 | 阿勒泰 | 台北 | 承德 | 临沂 | 扬中 | 周口 | 滁州 | 通化 | 平凉 | 安岳 | 牡丹江 | 承德 | 如皋 | 呼伦贝尔 | 东方 | 枣庄 | 禹州 | 潜江 | 海北 | 邵阳 | 澄迈 | 阿里 | 金坛 | 内江 | 简阳 | 海南 | 阜阳 | 金华 | 常州 | 宿迁 | 慈溪 | 榆林 | 青州 | 茂名 | 嘉兴 | 巴中 | 神农架 | 乌兰察布 | 西双版纳 | 果洛 | 眉山 | 黄山 | 石河子 | 石狮 | 克孜勒苏 | 香港香港 | 阿勒泰 | 云南昆明 | 灌云 | 昌吉 | 萍乡 | 阳春 | 楚雄 | 万宁 | 七台河 | 雅安 | 台湾台湾 | 泗阳 | 安阳 | 临沂 | 克拉玛依 | 保亭 | 任丘 | 石狮 | 四川成都 | 溧阳 | 宿州 | 湛江 | 包头 | 克孜勒苏 | 内江 | 定州 | 株洲 | 燕郊 | 三门峡 | 禹州 | 海南海口 | 西双版纳 | 平顶山 | 广元 | 清徐 | 烟台 | 陇南 | 许昌 | 厦门 | 台中 | 阿克苏 | 邯郸 | 永康 | 温岭 | 丹东 | 海东 | 鹤壁 | 甘南 | 龙口 | 滨州 | 济宁 | 荣成 | 广元 | 惠州 | 鹰潭 | 临猗 | 达州 | 眉山 | 新沂 | 燕郊 | 南充 | 临沧 | 朝阳 | 克孜勒苏 | 兴安盟 | 长葛 | 潜江 | 临沂 | 海拉尔 | 乌兰察布 | 公主岭 | 日喀则 | 曹县 | 咸宁 | 六盘水 | 商丘 | 台南 | 珠海 | 抚顺 | 赣州 | 鄂州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咸阳 | 珠海 | 安康 | 长治 | 阜阳 | 西双版纳 | 迪庆 | 德宏 | 章丘 | 芜湖 | 上饶 | 连云港 | 馆陶 | 保定 | 图木舒克 | 伊犁 | 巴彦淖尔市 | 包头 | 攀枝花 | 库尔勒 | 乳山 | 达州 | 来宾 | 临海 | 泗阳 | 韶关 | 阿勒泰 | 亳州 | 南京 | 西双版纳 | 鹰潭 | 高雄 | 巢湖 | 常德 | 海南 | 公主岭 | 海丰 | 桐乡 | 广饶 | 信阳 | 黔南 | 哈密 | 馆陶 | 嘉兴 | 兴安盟 | 牡丹江 | 扬中 | 大庆 | 楚雄 | 白沙 | 宁德 | 公主岭 | 甘孜 | 双鸭山 | 济宁 | 阿勒泰 | 河南郑州 | 海西 | 高雄 | 莱芜 | 金坛 | 咸阳 | 嘉峪关 | 绵阳 | 台北 | 屯昌 | 汉中 | 香港香港 | 通化 | 三门峡 | 蓬莱 | 台湾台湾 | 琼中 | 龙口 | 芜湖 | 定安 | 孝感 | 泉州 | 泸州 | 宜宾 | 保山 | 塔城 | 营口 | 延安 | 宜都 | 南阳 | 阜阳 | 株洲 | 灌南 | 阜新 | 石嘴山 | 宜都 | 铜陵 | 济南 | 燕郊 | 宿州 | 百色 | 赣州 | 保定 | 阿拉善盟 | 扬中 | 泸州 | 昌都 | 吴忠 | 韶关 | 黔南 | 宁夏银川 | 乳山 | 鄢陵 | 曹县 | 三亚 | 湘西 | 海拉尔 | 黄冈 | 瓦房店 | 石狮 | 东阳 | 新泰 | 红河 | 五指山 | 曲靖 | 德州 | 霍邱 | 九江 | 镇江 | 林芝 | 内江 | 吐鲁番 | 新沂 | 榆林 | 乌兰察布 | 三河 | 巢湖 | 东阳 | 眉山 | 保定 | 三门峡 | 西藏拉萨 | 河池 | 遂宁 | 德阳 | 安阳 | 南阳 | 衢州 | 常州 | 阳泉 | 玉溪 | 海安 | 固原 | 驻马店 | 图木舒克 | 澄迈 | 襄阳 | 琼海 | 衡阳 | 滁州 | 呼伦贝尔 | 宁夏银川 | 赵县 | 安吉 | 武夷山 | 凉山 | 江西南昌 | 丹东 | 锦州 | 丹东 | 丹东 | 海西 | 滁州 | 靖江 | 玉环 | 乳山 | 宜昌 | 南安 | 衡阳 | 惠东 | 惠州 | 宁夏银川 | 松原 | 文昌 | 泰兴 | 鹤岗 | 溧阳 | 如皋 | 三沙 | 鸡西 | 崇左 | 渭南 | 湛江 | 南京 | 湖州 | 汕头 | 清徐 | 宝鸡 | 海门 | 宝鸡 | 嘉峪关 | 任丘 | 偃师 | 济宁 | 青海西宁 | 郴州 | 三亚 | 澳门澳门 | 南平 | 永新 | 金坛 | 黄南 | 内江 | 西藏拉萨 | 赣州 | 陕西西安 | 通辽 | 寿光 | 台湾台湾 | 中卫 | 镇江 | 嘉善 | 德阳 | 迪庆 | 徐州 | 丹阳 | 苍南 | 衡水 | 灵宝 | 垦利 | 中卫 | 三沙 | 铜陵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正定 | 淮北 | 垦利 | 章丘 | 德阳 | 江西南昌 | 济源 | 安康 | 江西南昌 | 龙口 | 威海 | 承德 | 广安 | 东台 | 咸阳 | 新沂 | 绵阳 | 伊犁 | 德阳 | 宣城 | 昌吉 | 禹州 | 乐清 | 淄博 | 潍坊 | 中卫 | 济南 | 陇南 | 辽源 | 安阳 | 忻州 | 衡水 | 台中 | 厦门 | 本溪 | 东海 | 大连 | 辽宁沈阳 | 龙口 | 仁怀 | 玉树 | 吴忠 | 莱芜 | 阿克苏 | 常州 | 邵阳 | 乌兰察布 | 杞县 | 孝感 | 洛阳 | 平潭 | 基隆 | 宜宾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保山 | 辽阳 | 浙江杭州 | 台州 | 无锡 | 乌海 | 东方 | 普洱 | 绥化 | 灵宝 | 仁寿 | 张家界 | 海安 |